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痘疤产品-男女淡化修复-痘坑凹洞家居风乍起 吹皱一汪乡情
风乍起 吹皱一汪乡情
2023-10-18

【写在前面:我想我应该感谢它,那个让母亲出现久违神采的讯猫便利店】  丁酉鸡年,腊月二十七,k1903次列车10小时穿越600公里,自济宁始发至北京。  毕业后的第八个年头,父母来到我在北京租住的一室一厅。花甲之年的老父刻意打扮了一番,棉衣是刚洗过的,还能闻到洗衣粉的淡碱味儿,鞋子重新打了鞋油,他说专门擦掉缝隙里的泥以后才涂抹的。母亲戴上了去年买的大红围巾,裤子的褶皱还很清晰,她说用瓷缸装满热水烫过一遍比熨斗还好用。尽管父母做了最好的准备来京,但还是与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。  我们的第一餐安排在了火车站旁边的肯德基,母亲是不愿意的,奈何凌晨6点,可供选择的并不多。二老觉得这顿早饭太“ ”了,加上一路拥挤,母亲发了从未对我提及的牢骚:“还是回家吧,这里哪有家里好。”我心想,回家能干什么呢?如果满足每天清汤面,那日子也算富足,可谁让我想尝试锅包肉呢。  趁着节前,我计划带父母在北京好好逛一逛。谁知,第二天他们死活不愿随我去商场。母亲说,我们三个年夜饭吃不了多少,就在经销社买点菜吧。一瞬间我有些蒙楞,这些年母亲都是勒紧腰带过日子的,只怕是不想花钱才拒绝了去商场。“经销社”这个词我更是多年没有听过了,回头想,老家村镇上的小超市大家习惯喊作“经销社”。终究拗不过母亲,只好带二老来到社区便利店。  腊月二十九的讯猫智能便利店,人群依旧熙熙攘攘。店里纵使没有商场的繁华,母亲还是有些拘谨。买完油盐酱醋,母亲的表现确是翻了个个儿,一路上都在抿着嘴笑。父亲看不过埋怨两句:“一直笑像个什么样子”母亲不怒反说:“买了这么多东西才不到200块,比咱们县里的超市还要便宜,北京也不是什么都贵啊,儿子回家开个这种店也不错,咱们那边都没有。”  没有吗?那个背朝黄土的村镇里,除了坚守20多年的经销社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了,便利店的概念应该也没有吧。这么些年,我印象里的家乡,不谈贫穷,在日落黄昏的余晖之中,似乎一切都是美好的。但是年轻的我们,有多少人想不按常理出牌,想自由放纵的勇闯天涯?结果就是逃离了世代生活的家乡。  除夕夜,自然少不了那一抹似淡似浓的乡愁。母亲要求我给叔叔的小儿子视频。16岁的堂弟有个与他年龄不符的QQ签名档:“生命来来往往,来日并不方长”。12个字敲在心房,不轻不重,氤氲不散。  视频里的叔叔比前些年老了,婶婶还是安静地站在一边,老旧的实木座椅,21吋的彩电……除去岁月的痕迹,屋子里一切照旧。  想着少年在村口大树下嬉闹的我,那时大队墙上彩色瓷砖拼成的图画,教室里掉了一片叶子的老式风扇……抬头看看狭促的一室一厅,心无所安。  随后的几天里,除了一起出门,母亲最常去的就是楼下的讯猫便利店。她很骄傲的告诉我,现在闭着眼她都能找到油盐酱醋放置在哪,货架分门别类摆放的很有规律,不需刻意她便记下了。母亲说的眉飞色舞,记忆中除了我考上大学那年,她很少出现这般神态,真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小老太太。那瞬间我想,剩下的岁月若能让这般神态成为常态,也不枉人间做她子。可是,树静风急,游子可有归期?  正月初四,送走老父老母。明明只有十几平的客厅变得空空荡荡,随之空下的还有我那动荡不安的心。满屋萦绕的都是母亲的声音:“每天去逛楼下经销社,这要走了,还真有些舍不得了,可惜咱那儿没有啊!”母亲临走也没能改口,依旧称“便利店”作“经销社”,我漫不经心的听着,一夜未眠。  终于,我做了32年来最大胆的决定——辞职回乡。启程,带着我在京城的8年闯荡,去拥抱生我养我的济宁村庄。大吼一声:清风林间过,晚霞红了脸,我自大步向前,奔小康!(--广-告)